严谨的德国人
卢秋田

 

  我在德国工作期间,不止一次亲身经历过德国人的严谨作风,印象非常深刻。

  有一次,几位国内来德国访问的客人在法兰克福向一个德国人问路,问去一个单位该怎么走,大概要多长时间能走到。德国人开始并没有理会,客人以为这是日耳曼民族的傲慢,就想算了,另想办法吧。没想到,等这几位客人往前走开几步后,那个德国人追上来告诉说,大概往前走500米左右向右拐,再前行75米,路的右手边就是你们要找的地方,时间估计需要十分钟左右。大家就很奇怪,问您刚才为什么不答复我们呢?他说,你们刚才不仅是问怎么走,还问多久走到,因此,我必须观察你们走路的速度,才能据此算出时间。德国人的认真也好,古板也罢,由此可见一斑。

  另外一件我亲历的事情也很能说明德国人的严谨。有一回,使馆的两名外交信使要回国,适逢法兰克福机场大雾,飞机无法正常起飞,所有的航班都被迫改道最近的杜塞尔多夫机场起飞。谁知到了那边机场,碰到了一个大麻烦:机场海关人员非要开包检查外交信使所携带的外交邮袋。根据《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》,外交信使的邮袋享受豁免权,应免于检查。但由于杜塞尔多夫机场很少碰到外交信使,因此办事人员有可能不熟悉有关国际协议,于是我们提出要见机场的负责人进行交涉。一位叫施密特先生的负责人来后,很快弄清了情况,便告诉那位办事员:“根据《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》,他们可以免受检查。”但那位办事员说:“施密特先生,我们刚来机场时,是您对我们进行的培训,就我记忆所及,我们从未学习过这条规定,今天是我首次听说,请您将这条规定给我写下来。”这就是德国人的认真劲。 

   德国人的严谨与认真在生活中也几乎是随处可见。比如德国的火车站,不但有1、2、3站台,每个展台还分a、b、c、d几段,车票上除显示有站台号外,还有列车的停靠位置。例如某列火车的12车厢停在某站台的C段,它靠站时,就一定在那,这样就免去了大家从站台的一端跑到另一端的辛劳。再如坐飞机,登机牌上除印有航班、座位号外,有时还有几区。登机时,工作人员会请大家按照一、二、三、四区的顺序依次登机,以免前面的乘客还站在过道上放行李,后面的乘客就挤成了一团疙瘩。德国的公共汽车也有行车时刻表,一天二十四小时,几点几分开,印得一清二楚,前后误差一般不会超过两分钟,因此许多人都是掐着点去赶车。大家都是自觉购票或打卡,平时没人验票,若一旦被查出逃票,罚得很厉害。这样的严谨大大提高了效率,因此德国的火车在每个小站只停2分钟,遇到大站停留5至7分钟,中规中矩,这在中国很难想象。这固然与其人少有关,但其严谨与认真恐怕是起了决定性的作用。

 

 (注:本文节选自作者所著《差异——一位中国大使眼中的东西方思维》,略有改动)

推荐给朋友:   
全文打印       打印文字稿